当前位置:江鸿运国际手机版官网 >> 企业文化 >> 艺林苑 >> 浏览文章

 见信如晤

时间: 2016年09月08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佚名
         信是淳朴感情的一次伤感流亡。                                                  —                            —题记          周日整理衣物准备去南京参加省联社培训时,顺手从书橱里拿了一本龙榆生编选的《唐宋诗词选》,书的年代太久,封面还是用2008年考研机构宣传纸包着。晚上无聊,翻阅诗词打发时间,竟然从里面滑落一封当初这本书的主人寄书时夹杂的一封信。好久好久,没有缓过神来。     “落笔既久,终未成章。个中缘由,我想你是懂的,这亦是我二十三年中殊之欣慰之事。旧山松竹老,心事只堪与瑶琴。而今遇你,纵只举杯望明月,亦能释然胸中块垒。这便是茫茫黑海上互放的光亮吧!话不多说了,因为已经说过再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这本书之于我的意义。我只有两本,原本不知道还要漂多久才能找到主人,而今能够给你存下,既是我的心安,亦是它的荣光,总不至于委屈它了吧!还要说什么呢?天儿这么冷,再多的话也冻僵了。一句算不得祝福的话吧!希望你看到这封信时能暖和一点。就这样吧。”     已经许久没有联系,那时他还在皖南小镇上的工商局上班,常常加班,偶尔半夜还会被拉起去突击检查。那时我在苏北小镇上的银行上班,忙的昏天暗地,偶尔生病水还在挂着那边已经在催着去办业务。我们渺小的不能再渺小,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只有在晚上下班后,那段属于自己的时光里,在QQ上跨越千山万水,聊起喜欢的诗词,聊起曾经的理想,像是认识许久的朋友。虽然之前因为考南大中文系在BBS论坛上因为请教一个问题联系过,但这次再联系已经又过去两年的时间了。他说大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白首如新 倾盖如故”吧。灵魂与灵魂的相撞,让人猝不及防,也让人欣喜若狂。     后来相遇在南京,坐在玄武湖畔谈起当初的梦想,我们都没能进入那个美丽的校园,幸好还能遇见各自这样的朋友。想起那天在玄武湖公园他轻轻跃起假装去摘树上的果实回头冲我轻轻一笑,那个他从家乡带过来给我的礼物至今还放在房间。那晚看完李健的演唱会,他送我坐地铁回去,我站在车厢里,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拥挤的人群。自此之后,我们再也没遇见。尘归尘,土归土,各自回归各自的生活。后来他又通过遴选考到了省城,愈发的忙碌,偶尔还会发短信聊聊日常生活遇到的困惑、烦恼抑或是小幸福,只是再也没写过信。我们又很快从相互的人生轨迹上消失,只剩下相遇时刹那的光亮。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发了短信给他,“可好?”“还好,奔波劳碌,生活一部分而已。也祝你和儿子都好”。陡然间,内心潸然,想念丛生,遥祝远方的他幸福、平安、喜乐。                                  (泗阳农商银行   张惠)    
下一篇:没有了

鸿运国际手机版官网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